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飞越三十年 > 第690章献礼

第690章献礼

作品:飞越三十年 作者:大茶碗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501 更新时间:2019-10-06 07:08

李国宝拿起电话又给李福兆打了两个传呼,一是通知李福兆洛城时报上冒出的那个报道,二是简单提了个建议。

走出门看了下,白安妮已经把几张纸传过去了。

把名单和小便条都取回来,李国宝自己也要好好研究一下这名单,究竟李一鸣想从这上头弄出什么样的情报,顺便等着李福兆的回复。

一张纸排着五十行的表格,一行一人,有名有姓有身份证号,还有家庭地址和购买金额。

这五百人,总计买了近八十万份的免计划黄金会员,最多的买了两万份,最少也有一千份。

只翻看了几页,李国宝汗就下来了,他是会计专业,看表格审数字很专业,就这么一会,他已经发现了好几个重名的人,仔细再看那身份证号,也是一样。

同一个人,同时在濠江东亚和香江的东亚购买免计划,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么玩又是个什么意思?

心头念转,李国宝迅速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接着又马上按断,重新审查起名单。

…...

“建国......”李福兆摆好电话,轻轻叹了口气。

“嗯?”李建国看着他,“怎么了?”

李福兆手指点点手表:“时候不早了,刚才阿宝打电话来问什么时候过去......那些律师......”

说到这李福兆忧心忡忡看向码头:“刚才不是都已经说弄好了,难不成不想回去?”

李建国拧眉无语,连吐了几口浊气,他能说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但稍想就知道这么个案子不可能走过场,就好像当时在火车站,也得让后面铁路公安来接手:“他可能要等人......”

李福兆手指在吧台上轻轻叩了几下,缓缓开口说道:“不止,我猜他可能是被些事绊住了......能印假钞,这后头的事可不简单.....一鸣是国庆回去?”

“嗯......国庆...他要献礼的。”李建国叹了口气,有些出神,有些无力。

“......”

国庆献礼?

李福兆两眼发直,半晌才哦了一声:“那他...这...”

这后面是什么,李福兆也说不出来了,在他的认识里头,李一鸣的身份又神秘了几分。

“你会提前?”

“或许吧...”李建国瞄了眼同样发呆的李福兆,轻轻叹了口气,内心很无力。

马万其之前说那个纪主任要留一鸣在濠江,这背后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看起来,自己很可能这几天就得做那个至关重要的汇报工作——责任太大,他现在很有些信心不足。

而一鸣,他现在肯定是不能回去的,香江濠江这边的事是一件套着一件,快堆成山了,李福兆或许话里有话,但这老头说得很多东西其实很在理。

也许儿子就是利用这些事来拖延回去的时间......除了想多做点事之外,说不定还有让自己能多进步一点的原因,可自己,能汇报得好这些事吗?

李建国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很笨的人,但他也知道自己算不上特别聪明,一鸣说的事太多太杂,像瀑布一样倒进他的脑子里头,他现在只做到硬生生记住一大半,还没到消化理解的程度。

面对李福兆这种旁敲侧击都没办法应付,那换成了那些首长呢?

嗡嗡~~

传呼机在震。

李福兆猛然醒转,伸手拿起传呼看了一眼,又有消息传来,按开一看,眼睛就亮了,表情也变得激动起来。

“怎么?”李建国问道。

“阿宝发来消息,洛城时报上头看到了一篇报道,呵呵,电子游戏的危害......”

李建国精神一振。

“不出意外,明天那支股票必然会跌......”李福兆仰起头呵呵一笑,心中更是佩服李一鸣那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大小手段,这放到一般人如何能想得到!

李建国微微点了下头,没说什么,看了下舱外的人影,几个保镖很专注地做着警戒工作,船上的灯也只留了舱内的,这是不想引人注目。

李福兆低头想了想,又说道:“免计划资金通过东亚放到曰本那边我原本以为风险很大,现在看来一鸣还是有把握的。

可跟律师打赌这事...他若是不回去,就有可能输......”李福兆啧了一声,心中莫名感叹。

“应该不会的。”李建国有些底气不足,儿子倒是说起过,人越多,协同工作越难,不是完不成任务,而是说不可能不出错,但这话能跟李福兆说吗?

“可我们不能输!”李福兆自语似地说了一句,两眼仔细看着李建国的表情变化。

结果让他心中颇有些失望,跟着李一鸣虽然会时不时受气,但在心智上的长进几乎是肉眼可见,但跟李建国,简直让自己要发狂躁症。

李建国虽然在点头,却根本没有李一鸣那种能搞定一切的气势和自信,若是换成那小子在面前,自己这话一说,十有七八就会知道后面一长串惊艳的布置......

…....

众鑫发印刷厂,楼道头,电梯间两个特工坐靠在墙边,凝神警戒。

车间一角,桌子摆好,两人记录一人观察一人动手,审讯工作已经开始了。

之前堆起来的人被重新靠墙摆坐着,先提过来一个人,把脱臼的下巴合上,把人弄醒,让他看着那些人。

“你叫什么名字?”

“赵有财......”

“他们呢?名字一个个说出来!在这里是什么职务!”

“......”

韩力坐在边上一言不发面色冷厉,手里拿着李一鸣给他的那审讯纲要。

他已经基本消化了这份纲要的精神,按着这套路审完,估计会牵带进来几千个社团成员。

小房间里头。

李一鸣一边看着从厂里翻找整理出来的资料,一边半点不见外地给董见华打电话,把在这儿文件里头找到的船名报给他。

“这个传真号,你查到船东资料发过来,尽快!”

香江这里所有的船应该都有档案登记,船只出海靠港都有相应的记录。

台湾到香江除了飞机只有船运,这几年东南沿海走私非常严重,这批船队无论是登记在哪边,这些船不可能没来过香江。

东方海外是香江船东会的重要会员,董见华自己就是船东会的主席,这种事让他来做最方便,至于对面那位是不是为难,是不是晚上会失眠......李一鸣根本不在乎。

啪地挂上电话。

李一鸣嘴角含着一丝冷笑,慢慢地在传真纸上的人名上标上数字和星号。

短短一分钟不到,台湾情报机构在香江濠江的核心人员和外围暗子几乎已经完全显露在眼前。

他冲着外头韩力招了招手。

“一鸣同志,怎么了?”韩力小跑进来,小心地看着李一鸣,他刚才就已经知道那外头十几个人都是被这位一鸣同志放倒的,看着桌上那些武器,真正理解了为什么他会说“我不亲自,你们不知道得死几个人”那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