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皇后她总沉迷于事业 > 第五十六章铸造大师韩锋

第五十六章铸造大师韩锋

作品:皇后她总沉迷于事业 作者:軒十一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2405 更新时间:2020-03-26 13:03

学堂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卫三也给卫晞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恒都长青街永安巷。

发源于极北之地的恒江一条支流纵穿永安巷,便给这座充满了西北风沙气息的城池一角,灌进了一丝婉约气息。

清晨。

永安巷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在袅袅炊烟中,家家户户的大门次第打开,一些头上包着布巾,手里抱着木盆的女子走出家门,来到河边洗衣洗菜。

很快,安静的永安巷便被一阵阵邻里之间的聊天打趣声充斥,彻底鲜活起来。

巷尾。

乱生的杂草中间,一扇破旧的木门紧闭。

凑近门缝,隐隐还能听见里头的呼噜声。

直到临近午时,木门才被人从里面打开,晃晃悠悠走出来一个胡子拉碴头发花白穿着一身看不出本来颜色长袍的老者,提着一个酒葫芦,从街尾一直挪到街头一家酒铺里。

“老秦,打满。”

被换做老秦的酒铺主人先是看着老者叹了口气,随后熟练地拿过酒葫芦,往里面灌满酒又塞上塞子,递回去的同时还把手边放着的一个小包袱一并递了过去,“这包袱里是素娘今早包的包子,你拿回去吃吧。”

“多谢。”老者接过酒葫芦和包袱,“酒钱······”

“我知道,还是记账上。”

老者摆摆手,“走了。”

看着老者的背影又一晃一晃地离开,老秦摇摇头,转过身去的时候再度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这个韩锋啊,这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从里面走出来?”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一辆乌木马车驶入了永安巷。

卫晞拉开车厢门看向前头那个慢悠悠往前挪的背影,示意卫三减速,“这就是你找到的人?”

卫三轻挥了下手里的马鞭,“回二小姐,此人名韩锋,年四十有二,二十年前也曾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一手铸造之术出神入化。他成名之时,恰逢边境有乱,便被兵部征召去了西北军械营。在他离开的第二年,越州出了饥荒,百姓流离失所,韩锋的妻儿也是在那场饥荒中失踪。等韩锋回来,见到的就是干干净净空无一人的家。他找妻儿找了整整三年,也没能得到半点音信,自此后,便一直住在永安巷的家里,也再没有开过一次炉,铸过一支剑。”

卫晞拉回车厢门,唇角微抿。

马车慢悠悠往前行进,车轮轧在青石板路上的声音引来了街上不少人的注目。

唯独走到马车前面的那道背影,好像压根没有察觉到身后有马车一般,依旧顾自慢吞吞走着。

眼看快到巷尾,卫晞示意卫三停下,准备走下马车。

前面的韩锋已经走到家门口,拨了拨散在脸上的头发,低头看向蹲在门口的一个少年。

不耐烦道:“你怎么又来了?”

少年穿了一身打了不少补丁的衣服,蹲在门口可怜巴巴地抬头,闻到悬在头顶包袱里的包子香,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饿!”

卫晞见此情景,准备过去的脚步顿了顿。

韩锋则是气笑了,“给你几口吃的,就缠上我了是不是?”

少年抿抿唇,似乎察觉到了面前人的不耐烦,眼眶一点点红了。

“算了,是我怕了你了。”韩锋说着从包袱里拿出两个包子,面上满是嫌弃,但动作却是轻柔地塞到蹲在地上的少年手里,“吃吧。”

见少年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他又忍不住皱眉,“慢点吃,又没人抢你的。”

少年含着包子抬头傻笑一声,又继续往嘴里塞。

“算了,等着,我去给你倒碗水。”

小七跟在卫晞后头撑着伞,见此情景,小声开口:“二小姐,那个少年,好像是个傻的。”

卫晞微微颔首。

韩锋端了一碗水出来,就见少年噎得翻白眼的模样,又是气得皱了皱胡子,把碗递过去还不忘教训了一声,“你这个傻的!”

但看着少年乖乖捧着碗喝水的模样,表情又肉眼可见地柔和下来。

卫晞勾了勾唇,抬脚走过去,“韩先生。”

韩锋正拿回了碗准备再回去倒一碗,听见声音回头,“小姐是在叫我?”

“正是。”

韩锋摆摆手,“不敢当先生。不过,小姐为何找我?”

卫晞:“自然是有求于先生。”

“有求于我?”韩锋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实在没忍住哑着嗓子笑了几声,但见对面那个站得笔直的小姑娘依旧是一脸认真的模样,这才把笑声压下去,“这位小姐有话不妨直说。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韩某人早已不开炉铸器,若是小姐想要我打造什么东西,怕是找错人了。”

“此外,韩某也好奇,小姐怎么会找到我这里来?”

“自然是特意找来的。”卫晞说着看了看四周,“韩先生,不妨事的话,可否进去说?”

韩锋自然也注意到了周围有好奇看过来的街坊,也看到了充当护卫的卫三,犹豫片刻伸手把半开的门一推,“寒舍简陋,小姐请进。”

卫晞就当没看见屋子里的凌乱一般,面不改色地踏进了门槛。

韩锋郁闷地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眼还蹲在门口阳光底下的少年,伸手把人给拖了进来。

卫晞已经粗略打量了一番自己此刻所处的这间屋子。

总结出来就是一个字:乱。

但即便如此,还是能看出来不少曾经铸器的痕迹。

没有能坐的地方,卫晞也就不坐了,她看了一眼被拖进来的少年,视线在少年其中一条一动不动的腿上顿了顿,才开口对韩锋道:“韩先生,我调查过你。”

卫晞的开门见山让韩锋实实在在一愣,“调查我?”

他冷笑了一声,“我又有什么好调查的,不过是废人一个罢了!”

“韩先生难道就想这般了却余生?”

“未尝不可!”

“韩先生,”卫晞对上对方暗淡的眼睛,“我理解您为何这般消沉。您夫人和女儿的失踪是您这一辈子永远的痛。”

“你住嘴!”

见卫晞果然住了嘴,韩锋按了按太阳穴,压住把人赶出去的冲动,“说,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想要您的铸器之术。”

“哈,”韩锋摊开手,朝卫晞挥了挥,“看见没有,我这双手,早就废了。”

“心没废便好。”

“心?”

卫晞伸手一指蹲在一旁吃饱了之后就开始打瞌睡没有一丝防备的少年,“一个彻底心如死灰,冷硬如铁的人,不会自己有四个包子,也要分给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一半,也不会让一个痴傻的少年这般依赖。”

顿了顿,见韩锋张嘴又不知道要怎么反驳的模样,卫晞又道,“我想带您去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