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锦衣玉令 > 第16章她原该吃些苦头

第16章她原该吃些苦头

作品:锦衣玉令 作者:姒锦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2750 更新时间:2020-09-15 09:33

亥时四刻,赵胤房里还掌着灯。

门外一群腰佩绣春刀的值夜守卫在巡逻,呼啸的风雨撞击着窗椽,将守卫们整齐的步伐衬得极是整齐。

突地,一体匆促的脚步声踩乱了节奏。

“报——!”

谢放急匆匆打帘子进来,单膝叩地。

“爷,阿拾被押入了顺天府大牢。”

谢放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赵胤眉头微动,手上的书慢慢合上,丢在桌几上,纹丝不动地坐了片刻,将那张画着鸭子的字条放在烛火上烧掉。

“歇了。”

“爷。可是您的腿,得让阿拾来针灸啊。这几日连绵阴雨,您这般熬下去……”

“死不了。”赵胤大步走入里间。

明明痛得厉害还能装得像个没事人一样。

谢放看着他的背影,一咬牙,“爷,我现在就去顺天府衙提人……”

“不必。她原该吃些苦头。”

赵胤抬手制止,走得更快,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漆漆的帘子里。

一股风猛地灌过来,烛火摇曳。

门合上了。

朱九看看谢放,“爷这是怎么了?”

谢放皱皱眉,“兴许是阿拾所做之事,不合爷的心意了吧?”

夜阑风静,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雨,无乩馆内愈发寂静。

……

翌日,七月十七。

时雍是被牢头丁四叫醒的。

当时她正在做梦,是个弥漫着诡异气氛的怪梦。梦里的人,有些她认识,有些不认识。但是他们每个人的面孔都呈现出一种死亡般的黑白灰色,梦中的场景转换了几次,潜意识告诉她,那是在张捕快的家里。

张捕快和夫人热情地邀请她进去,张芸儿一脸紧张地拉了她去闺房……

后来他们,都变成了尸体。

睁开眼看到丁四,时雍还没回过神,看他也像个尸体。

“丁四哥,有事?”

“府尹大人有令,提你去供招房问话。”

来都来了,审问是免不了的。

时雍打个哈欠,那漫不经心的样子把丁四都看笑了。

“我在衙门里做看守十年了,你是头一个睡得这么好的。”

“荣幸荣幸。”时雍朝她拱了拱手,大步走在前面。

都进这里来了,荣幸个什么玩意儿?况且谁不知道谢再衡是广武侯的未来女婿,这阿拾招惹上他,即使没有张捕快的案子,怕也是不好过了。

丁四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

说不准真像那些人所说,阿拾体了她娘,脑子有些傻?

时雍去到供招房,看到了好几个熟面孔。捕头沈灏、府尹徐晋原、推官谭焘、师爷万福都在。

人员齐整,看来是个大案。

看到她,大人们脸色都不大好看。不过,想必是她爹豁出老脸去求了府尹大人,到也没有太过为难。

几个人轮番问了她几个问题,主要围绕那张绣帕,以及她打折谢再衡胳膊的事情。

“我打谢再衡,是因为他调戏我。”

时雍说得漫不经心。

“绣帕是我的没错,我也不知道怎么会飞到张家去。我是七月十七晌午从谢再衡手上拿回的绣帕,争执时撕了,弃了。而张捕快全家死于七月十六晚上,时辰就对不上。请大人明察。”

看她推得一干二净,徐府尹沉下了脸。

“然则,谢再衡交代,他不曾见过绣帕。”

不曾见过?

他没有见过,那她就有嫌疑了。

因为那张绣帕是在张芸儿的手上发现的。

据沈灏说,被张芸儿牢牢攥在手里。

谢再衡这狗男人是真狗。

为了栽脏她,居然矢口否认。

“当时只有我与他二人,他不承认,大可让他来与我对质。”

徐府尹望了一眼师爷。

不是说宋仵作家的大姑娘性子木讷,不善言词吗?

师爷凑过去耳语两句,徐府尹面色微微一变。

“阿拾,本府问你。七月十五那晚一更到三更之间,你在何处,做了何事?”

问到点子上了。

时雍能仗势的时候绝不嘴软。

“七月十五晚上,我去了无乩馆。”

无乩馆?

徐府尹的脸又拉下几分。

“阿拾,念在你父亲宋长贵在顺天府署当差多年,你也跟了这么些日子,本府给你留了几面颜面,你怎生不识好歹,满口谎言?”

没有人相信赵胤会叫她去。

一个天,一个地,怎会有交集?

徐晋原那点本就不多的耐心没有了。

“你还不从实招来?非要本府上刑具吗?”

得,搬尊大佛砸了自己的脚。

时雍脑子痛得很,发觉装老实人真是太累了,远不如做女魔头来得痛快。

“不敢欺骗大人。那夜,大都督差人叫我去无乩馆问话,是为时雍验尸的事。大人若是不信,只管找了大都督来,一问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