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宫锦 > 命数4大结局

命数4大结局

作品:宫锦 作者:2605261196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3319 更新时间:2020-10-18 03:50



“因为那火是我放的……”傅锦画静静地笑,眼神明亮而澈净,宛如风中飘扬的梨花淡妆。

济阳王挽过她的手,说道:“走吧,去乾元殿,我要让你看到我是如何指点江山。”

傅锦画抬手朝济阳王脖颈间绕去,低声说道:“抱住我,华离……”

济阳王身子一僵,揽住傅锦画腰身的手略微吃力,眉头紧蹙,不可置信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傅锦画后退半步,松开袖口处探出来的长剑,那柄剑直直地没入济阳王心口,鲜血迸发,陡然浸湿衣衫。

身后,钟银煌与虞晋声相继出现,站在远处朝这边看来。

济阳王身子一软单膝跪地,眼神却一直落在傅锦画身上,仿佛也了然这定是自己的宿命一般,苦涩轻笑,傅锦画悲痛欲绝,上前搂住他的身子,让他倚在自己的怀中。

“有两个字,叫后悔。”济阳王嘴里吐出一口血,笑道,“你看,到最后我竟死在了你的手上。”

最终虚伪的和善会吞噬无声的抵抗,若要天下,怎能这般漠视生命?

济阳王望着傅锦画澈净的眼神,心道,覆了江山又如何,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抚向傅锦画脸颊的手在半空中跌落,无声地闭上眼睛。

傅锦画用手为济阳王细心地拭去嘴角的鲜血,朝钟银煌苦笑道:“你终究是赢了。”

“朕喜欢一个女人,也有自己的方式。朕不会强迫你去做什么,这条路始终是你自己选的。”钟银煌负手而立,声音中却带着一丝惋惜与凄然。

虞晋声慢慢地走过来,试图靠近,傅锦画绝望地摇头,坚定地说道:“别过来,没用的,我杀了他,岂会独活?”

“我虽没有与你真正地相守在一起,我却是拿了性命去喜欢你。华离,等我……”傅锦画伸手将济阳王胸前的刀柄用力一压,那刀尖透过济阳王后心刺入傅锦画的心口,姿势亲昵,似是倾诉衷肠。

一曲杀破豪情,倾国倾城。曲终人散时,暗弦无声,后宫青檐红瓦,曼纱罗帐,试问谁家女儿肯褪下情裳,一腔柔情,怎敌他帝王霸业之雄心?

宫锦,看似曼妙如画之地,藏了多少枯骨热血,嶙峋碎片。当年错入清音庵后竹屋的邂逅,岂料这权欲、杀戮、雄心交汇的汹涌暗潮,颠覆了一段注定是死局的爱情。

尾声

和煦暖风,醉人心脾,破晓山庄的庭院中,在花丛的左侧置着一个秋千,一女子身穿淡蓝色的衫子靠在绳索上,轻轻荡着,嘴里哼着歌谣,怀里抱着睡得正香甜的孩子。

庭院的另一侧,石桌石椅上,一俊朗伟岸的男人正手持书卷翻看着,时而扬声说道:“画儿,你说耶律楚际拿到这擒龙令,到底能不能寻到他想要的奇珍异宝?”

秋千上的女子抬起头,如墨发丝绾起,露出绝世娇颜,正是傅锦画,而那石桌上坐着的男人,便是济阳王钟华离。

傅锦画见怀中婴孩动了动,轻轻蹙眉,看着那济阳王,似是嗔怪他说话声音太大吵了孩子,于是将那婴孩交给一直侍在身旁的问雁,缓步走向石桌,娇嗔埋怨道:“这擒龙令本是上古遗书,帝师曾再三叮嘱,习它,是为了领略其中浩瀚无边的气脉,你却不能看破世俗,问起什么奇珍异宝了?”

济阳王朗笑,见傅锦画娇颜薄怒,怜爱不已,一伸手揽过她的身子将她放在腿上,说道:“当初,你可是说过,不会后悔跟我来这破晓山庄,怎么最近频频发怒?”

傅锦画微怔,她也不知最近是怎么了,总是会轻易被撩起压抑不住的怒气。

济阳王见她蹙眉懊恼的模样,心里好笑,将头埋在她的胸前,低声说道:“画儿,我心口还痛着呢。”

傅锦画慌忙坐起身来,用手去扯他的前襟,急道:“还痛吗?叫我看看……”

济阳王见她神情急切,忧心忡忡,顿时有些不忍再逗弄她,按住她的手,捧在唇边轻轻一吻,深情说道:“不痛了,有你在便不痛了。只是,当日你狠心刺出那一剑,就不怕我当场毙命,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傅锦画念及此处,回忆起一年前殇离宫变,自己用剑刺穿济阳王胸口的一幕,如果不是虞晋声教习自己如何偏离几寸刺穿人的胸口,那么济阳王便会当场命丧黄泉。

傅锦画不禁后怕不已,颤声说道:“华离,我仍旧是那一句话,你死了我岂会独活?我在地府伴你……”

济阳王拥她入怀,将头抵在她的发丝间轻轻摩挲着,万种豪情都化在无声轻叹中,便是这份柔情让自己甘愿死在她的怀中,放下逐鹿江山之心,袖手天下。

从此云水生涯,只在破晓山庄。